都30岁了还在为明天的航班发愁,这不是我想当的空乘啊

停机坪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40 次浏览 • 2016-11-10 10:18 • 来自相关话题

昨天在航班上,关注了一天的美国大选,一落地就赶紧拿出手机刷一下投票结果,没想到却意外的被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给圈了粉,看了她的一段演讲视频,语言得体并且极具感染力,让我恨不得马上去给特朗普投上一票。





关键是,还生的那么漂亮。
伊万卡·特朗普,1981年10月30日生于纽约,2009年10月25日,与贾瑞德·库什纳结了婚。




我不知道对于35岁的她来说,人生意味着什么,可能每一天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可能每一刻都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

可我们的30岁呢?


老张是我们航班的乘务长,之所以叫她老张不是因为她有多老,昨天是她30岁生日,不论男女,到了30岁这个年纪上心里总会有些异样,何况她还出现在航班上。


我说老张你今天过生日怎么没给你安排休息?她说下个礼拜就是孩子的生日了,想把那天休息留着好陪孩子。我说那也挺好啊。她说明天是个三天的驻外,家里还有一堆事要打理,前几天本来要飞香港给女儿买礼物,结果计划变更没有去成,今天飞完明天一早就出门了,连给女儿选礼物的时间都没有。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
半响,清洁组收拾干净了卫生,准备要上客了,她缓缓的站起来,幽幽的说:“我都30岁了,还在为明天的航班发愁,这不是我当年想做的空乘啊。”


我本着逗比的情怀马上回了一句:你40岁时,你依然会为明天的航班发愁的,你懂得啊。
但话一说出口,我马上就后悔了。


当年我们想做一个什么样子的空乘?其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在刚进公司岗前培训的时候,前辈们一个个都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我们就像看着一只只待宰的羔羊,那会我不懂为什么哥哥姐姐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开心呢?等我真正飞了几年,才逐渐明白,开心太他妈难。


(是,我知道没人逼我)


倒不是抱怨。
记得刚飞的时候,跟我同龄的同学还在上学,当他们还在吃肯德基去网吧包夜的时候,我已经周转国内外吃美食赏美景了,一个月万把块的收入,觉得自己好牛哄哄啊,同学聚会除了享受大家羡慕的目光都不知道该干点啥得瑟好,可随着时间逼着我们的成长,当年的同学们有的在政府做的风生水起,有的进了企业管理层,开饭店的同学宝马X6都开腻了,我还是每个月万把块的收入在其间飘荡。


抛开收入不提,每到排班计划揭晓的那前一晚,不刷新完航班谁能睡的着?心里一万个渴求,有人希望多点时间陪家人,有人希望不要每天都4点起床,有人希望自己申请的那一天去考试啊参加聚会啊陪孩子啊能够如愿以偿。


我们都30了,连自己明天去哪睡都不知道,这还叫生活吗?有时候看到航班如蒙大赦,心想终于如愿以偿,可不管天气突然变糟还是有人临时请假,都能让自己的计划全部泡汤,那种懊恼谁飞过谁能体会。


除去时间不谈,令空乘姑娘痛苦的事情还有太多,身体生病不让请假啊,或者请假就要扣分扣点啊,想请一周的假?后续的处理能让你半年都翻不了身,而且都有明文规定啊,谁也反抗不了啊。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在飞机上摔的尾椎骨骨折的姑娘含着泪跟我说公司让她每三天去报道一次的那种无助。
领导也说了,你愿意请就请啊,你不飞有无数人排队进公司呐。
对啊,所以我们很少受待见,不是吗。


30岁了,我们决定不了明天的时间,决定不了头发的长短和颜色,有些人第二天结婚头天晚上却要飞到凌晨2点,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空乘生活吗?


30岁,其实飞哪里都不再重要,很多人勤勤恳恳的工作,只希望能够少扣分,少扣点,能够掌控好自己休息的时间。有的人咬牙坚持不管什么病都不请假,就为了有积分去申请一天休息为父母祝寿,为孩子庆生,有时候我都想问问她们的领导,你们没有父母家人吗?


虽然你我都有种种不愿,但我还是希望我们要做一个有尊严的空乘,尊严不用领导施舍,要自己争取。
如何争取?只有当我们做好我们自己,才可以理直气壮跟管理者要求属于我们应得的待遇和一切。尊严体现在我们如果看待这份工作,又是如何去实践,包括每一次操作机门,每一次安全检查,甚至包括发型,领口,口红颜色。


不管别人懂不懂,不管公司管不管,我们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
30岁,不再是那个胡闹的孩子了,我们要为家庭考虑,不能再让关心我们的人操心和伤心了。


你的30岁还有多久,或者已经过去了多久,从业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想说?
  查看全部

昨天在航班上,关注了一天的美国大选,一落地就赶紧拿出手机刷一下投票结果,没想到却意外的被特朗普的女儿伊万卡给圈了粉,看了她的一段演讲视频,语言得体并且极具感染力,让我恨不得马上去给特朗普投上一票。





关键是,还生的那么漂亮。
伊万卡·特朗普,1981年10月30日生于纽约,2009年10月25日,与贾瑞德·库什纳结了婚。




我不知道对于35岁的她来说,人生意味着什么,可能每一天都是一个崭新的开始,可能每一刻都是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

可我们的30岁呢?


老张是我们航班的乘务长,之所以叫她老张不是因为她有多老,昨天是她30岁生日,不论男女,到了30岁这个年纪上心里总会有些异样,何况她还出现在航班上。


我说老张你今天过生日怎么没给你安排休息?她说下个礼拜就是孩子的生日了,想把那天休息留着好陪孩子。我说那也挺好啊。她说明天是个三天的驻外,家里还有一堆事要打理,前几天本来要飞香港给女儿买礼物,结果计划变更没有去成,今天飞完明天一早就出门了,连给女儿选礼物的时间都没有。说着说着,眼圈就红了起来。
半响,清洁组收拾干净了卫生,准备要上客了,她缓缓的站起来,幽幽的说:“我都30岁了,还在为明天的航班发愁,这不是我当年想做的空乘啊。”


我本着逗比的情怀马上回了一句:你40岁时,你依然会为明天的航班发愁的,你懂得啊。
但话一说出口,我马上就后悔了。


当年我们想做一个什么样子的空乘?其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在刚进公司岗前培训的时候,前辈们一个个都高深莫测的样子,看着我们就像看着一只只待宰的羔羊,那会我不懂为什么哥哥姐姐看起来都没有那么开心呢?等我真正飞了几年,才逐渐明白,开心太他妈难。


(是,我知道没人逼我)


倒不是抱怨。
记得刚飞的时候,跟我同龄的同学还在上学,当他们还在吃肯德基去网吧包夜的时候,我已经周转国内外吃美食赏美景了,一个月万把块的收入,觉得自己好牛哄哄啊,同学聚会除了享受大家羡慕的目光都不知道该干点啥得瑟好,可随着时间逼着我们的成长,当年的同学们有的在政府做的风生水起,有的进了企业管理层,开饭店的同学宝马X6都开腻了,我还是每个月万把块的收入在其间飘荡。


抛开收入不提,每到排班计划揭晓的那前一晚,不刷新完航班谁能睡的着?心里一万个渴求,有人希望多点时间陪家人,有人希望不要每天都4点起床,有人希望自己申请的那一天去考试啊参加聚会啊陪孩子啊能够如愿以偿。


我们都30了,连自己明天去哪睡都不知道,这还叫生活吗?有时候看到航班如蒙大赦,心想终于如愿以偿,可不管天气突然变糟还是有人临时请假,都能让自己的计划全部泡汤,那种懊恼谁飞过谁能体会。


除去时间不谈,令空乘姑娘痛苦的事情还有太多,身体生病不让请假啊,或者请假就要扣分扣点啊,想请一周的假?后续的处理能让你半年都翻不了身,而且都有明文规定啊,谁也反抗不了啊。我至今还记得那个在飞机上摔的尾椎骨骨折的姑娘含着泪跟我说公司让她每三天去报道一次的那种无助。
领导也说了,你愿意请就请啊,你不飞有无数人排队进公司呐。
对啊,所以我们很少受待见,不是吗。


30岁了,我们决定不了明天的时间,决定不了头发的长短和颜色,有些人第二天结婚头天晚上却要飞到凌晨2点,这真的是我们想要的空乘生活吗?


30岁,其实飞哪里都不再重要,很多人勤勤恳恳的工作,只希望能够少扣分,少扣点,能够掌控好自己休息的时间。有的人咬牙坚持不管什么病都不请假,就为了有积分去申请一天休息为父母祝寿,为孩子庆生,有时候我都想问问她们的领导,你们没有父母家人吗?


虽然你我都有种种不愿,但我还是希望我们要做一个有尊严的空乘,尊严不用领导施舍,要自己争取。
如何争取?只有当我们做好我们自己,才可以理直气壮跟管理者要求属于我们应得的待遇和一切。尊严体现在我们如果看待这份工作,又是如何去实践,包括每一次操作机门,每一次安全检查,甚至包括发型,领口,口红颜色。


不管别人懂不懂,不管公司管不管,我们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
30岁,不再是那个胡闹的孩子了,我们要为家庭考虑,不能再让关心我们的人操心和伤心了。


你的30岁还有多久,或者已经过去了多久,从业这么多年,你有什么想说?